JustDating 全球最好約

❤️輕鬆聊天無負擔約會APP❤️

網愛上錯人 (I 先生, 36)
28
那是七年前的事情了,也是我第一次約砲,但回想起來,離奇的情節仍讓我覺得不可思議。

當時我國立大學研究所剛畢業,在一間大型行銷公司擔任企劃,那時我年輕有理想又有才幹,是公司很看好的新人。那時剛結束一段努力維繫三年的感情,情傷讓我決定不再保守,希望可以進身玩咖,但有色無膽的我也不懂如何獵豔,只能在網路聊天室裡潛水。

當時公司新來的設計主管薛晴,年紀比我大七歲,是個極度美貌的輕熟女,身高168,標準身材,瘦削的瓜子臉,一頭及肩短髮,俏麗的雙眼尤其迷人,白皙的皮膚更讓她看來相當冷艷,尤其很懂穿著的她,穿起充滿時尚感的套裝,總是把身材線條修飾到完美的水蛇腰,可說是我的天菜,也是我當時性幻想的對象。也許是同為公司新進人員,所以我們對彼此都有些好奇,但她身為主管,似乎也不太好意思跟我多所交集,僅維持工作的關係,但我有時候偷看她時,會發現她似乎眼角餘光也會注意我。

當時薛晴的屬下,有一個可愛的女生小白似乎也對我很有意思,常常藉故跑來跟我聊天,或是買飲料給我喝,算是比較敢主動出擊的女生。其實小白長得也算出眾,呆萌可愛,無辜的表情相當銷魂,微微肉感的身材,一對豐滿突出的雙峰怎麼樣也無法遮掩,是當時辦公室最受男同事歡迎的女性了。只是小白對我再好,我心裡總是揮之不去薛晴的身影,也因此無法回應小白。

那時,我不敢對薛晴有所表示,怕告白失敗會受傷,因此把心裏所有壓抑的性衝動,轉換成網路交友的動力,努力在聊天室裡尋找同樣飢渴的女性,一次亂聊天之下,認識了Ashely,相談甚歡,很快的決定互傳裸照,自慰照,也會互傳一些色色的訊息,像是「我現在好想舔你全身」「我現在在公司廁所想著你自慰喔」Ashely說她很害羞不敢露臉,所以我也從來不知道她長甚麼樣子,但她的身材絕對一流,皮膚白皙奶大腰束,所以我認為再醜也醜不到哪裡,因此便很大膽的跟她網愛,腦中自動把薛晴美艷的臉龐接到Ashely的裸體上。而我則不避諱的把我露臉的裸照傳給她。Ashely似乎也頗喜歡我,逐漸的我們兩三天就要網愛一次,最後兩人都受不了,決定約出來見面,她說她也住台北,且就在我公司附近,我們約好某天下班再公司附近的一家Motel見面,直接方便。

到了約定的時間,我抱著緊張忐忑的心情到了Motel預約的房間,那是一間以螢光海底為主題的房間,鑲滿螢光燈管,還有一個很大的水族箱,熱帶魚在水箱裡游來游去,氣氛是很浪漫的,只是我一個人在房間內等了半小時,卻還是等不到Ashely,發了訊息也沒回,就在這時,小白打電話給我,說她心情很差,想找我喝酒,我心想這情況非常麻煩,就回絕了小白說我有事,但小白說她知道我在哪裡,她要來找我。

這時我整個人震驚,心想難道Ashely就是小白??沒有這麼巧吧?又不是在拍偶像劇,怎麼可能!但小白很快地就推開門出現在房間了。她哭的兩眼紅紅的,看起來更加惹人憐愛了,我說原來你就是Ashely….,小白沒點頭也沒有搖頭,一看到我就撲到我懷裡緊緊抱著我,也許是多次網愛的結果,讓我很習慣的開始說那些色色的話,我緊緊摟著小白,跟她說妳好香喔,我弟弟好想你的妹妹喔,在她耳邊輕聲跟她說好想舔你的乳頭喔,一邊我開始幫小白脫去外衫,同時撫揉著她那對柔軟傲人的渾圓胸脯,此時已是精蟲衝腦的我,完全無法多想,小白也是,身體顫抖著開始狂熱的親吻我,此時我兩已經脫到只剩內衣褲了,我隔著內褲快速來回彈戳著小白的陰唇,小白忘我的呻吟著,說她好想要我,此時小白內褲下面以經濕透了,我解開小白的內衣,搓揉著她白嫩如水的雙乳,我順勢脫掉小白的內褲,只感到她全身無力癱到我身上,我用雙手撐著小白的雙乳,架住她的身體,順勢把我那硬挺如鋼的陰莖猛地插入小白那已氾濫的下體,只感覺小白全身抽蓄,椒乳亂顫,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小白也放肆的呻吟了起來,大聲的呼喊著我的名字。小白非常會搖,渾圓雪白的屁股夾著我的陰莖,和我搭配的非常密合,由於太刺激了,我已經射在小白身體裡兩次了,陰莖卻還是充血不止,小白也感到我精液在她身體裡流淌,但卻無法遏止我兩的情慾,我抽插著小白的妹妹,她因春和我陰莖來回抽插的地方已滿滿的愛液和精液交融,沾滿了整個床單。我們變換了好幾種姿勢,從一開始傳教士,後來她趴著、側躺,到後來我把小白架著站起來,推著她一邊幹她一邊走向大水族箱,我把小白壓著貼住水族箱,我們就在那上百條熱帶魚面前激情忘我的相幹。

那是我人生至今最難忘的一次做愛,我射了大概有五次,到後來已經幾乎麻木了,但小白的裸體時在太誘人,她的體態也實在太嫵媚。最後我摟著小白在我身旁兩人並躺在床上,小白仍不斷微微嬌喘著。我輕輕撫著小白的霜乳,一邊雙手游移在她的腰間,此實我的理智漸漸清醒,開始隱隱覺得哪裡不太對勁。是了。小白的身體是比較肉感的,腰部不是水蛇腰那種類型,但是Ashely的腰非常細,胸部類型也不太一樣,Ashely的胸脯是水滴型峰頭堅挺,尤其一對乳頭是堅挺野艷微褐色的長豆豆,而小白卻是渾圓飽滿的圓形胸脯,乳頭是微凸柔軟粉紅那種對
大部分男生而言是理想型的乳頭。想到這裡,我不禁手心冒汗。

我問小白:「你不是Ashely,你怎麼會知到這裡。」

小白嬌嗔著:「你不要破壞氣氛嘛,人家不好嗎?」

我說:「你全身都好透了,尤其你的小陰唇吸得我弟弟好爽,可是….,我只是好奇…」

小白嘆了口氣說:「我知道你不問個清楚是不會放棄的。我只是怕你離開我而已,我們先睡好不好,你壞壞,我被你操得好累喔….」說著她倚在我懷抱裡睡去,我則抱著滿腔狐疑也沉沉的睡著。

後來小白跟我就變成友達以上的固定砲友,我試著詢問了幾次小白認不認識Ashely,她都神秘的笑而不答。而薛晴過不久竟然離職了,只是我當時因為有了小白這個美女炮友而暫時沒有在意薛晴的事情,也不那麼積極在網路上尋求刺激。就這樣過了一年多,有一天小白告訴我有一個很好的男生追她追得很勤,而我也一直沒有想要定下來的樣子,所以她決定試試那個男生,也希望跟我結束肉體關係。我雖然抱著祝福的心態卻也有點落寞,就在那時,小白把一件讓我錯愕不已的事情告訴了我,她說我和Ashely約炮的那天,薛晴在下班前把她叫進辦公室,跟她說她知道小白很喜歡我,所以要給小白一個福利,薛晴告訴小白我在這間Motel叫小白來找我,小白問薛晴為甚麼會知道我在那裡,薛晴告訴小白說她跟我在網路上已經網交很久了,其實她也很想要我,只是真的很害怕不知道以後要如何面對我。小白當下聽到也是相當震撼,心情激動下哭著打電話給我,後來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

那時心情激動的我有點不知所措,小白也抱著我安慰我,我們又打了一砲,算試分手炮吧,小白讓我盡情的射在她的身體裡,她抽蓄著兩眼發白,我吸吮著她那一年多來已被我吸到鬆弛的乳頭,把心裡的鬱悶全都蹂躪到她身上,小白也許也感受到那種離別與不捨,讓我盡情的翻雲覆雨。

結束後我們就像一般成熟的大人一樣,在辦公室裡保持著友好但有距離的關係,眼看著小白陷入另一段熱戀之中,我也是笑笑著享受寂寞。後來我又打開了聊天室,找到Ashely的帳號還沒有刪,於是就在一個孤獨難耐的夜晚,我又按下了招呼鍵,等著對方的回應。只是這一次,Ashely再也沒有回應我了……。
馬上下載JustDating 加入約❤️行列
受益良多推一個
回到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