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Dating 全球最好約

❤️輕鬆聊天無負擔約會APP❤️

這一路走來,如履薄冰…… (P 先生, 37)
18
臉書的年代,盛行著交友配對的粉絲頁。第一次,是個強人個性的女孩,汽車旅館裡我緊張得有點不知所措,紅唇就這麼吻了上來,舌頭交纏許久,才放了我去洗澡。隔著玻璃門,不禁想像等等會發生的事情。推開厚重的玻璃,是個晶瑩、赤裸的迎接。

想當然,就直接把嬌軀抱了起來,一陣擁吻,探索,嚐著對方的唾液,耳後,耳垂直到後頸,一陣的嗅聞與親吻弄得嬌喘連連。手不安份的滑上雙峰,逗弄著乳頭,揉捏著,同時啃咬著肩膀。又開始下探,到小腹,再到黑森林,直到雙腿間,指間感覺到又濕又熱的洞口正陣陣分泌。突然,一隻手握住了下半身最堅挺的地方,女孩用眼神渴求著。那天晚上,以小時計的浪叫聲與喘氣一直衝擊著我。

隔了不知道多久,在蜜蜂上認識了一個漂亮的女生,雖說後續是段不愉快的感情,
卻是印象最深刻的一段。幾次聊天之後,試探著約出來,第一次在火車站附近逛街,儘管白天就送著回家,但是火車上映著夕陽的側臉,真可愛。第二次,進度跳級似的約去離島。三天兩夜,雖然說一直被叮嚀,要乖不可以壞,但是第一天晚上就破戒了。

一點酒精,一點疲憊,輕輕在頭上吻了一口,就接吻了。直到這時,其實還沒有要動手的念頭,只是想填補疼與寵的慾望。天外飛來一筆就是這意思吧,突然來了句「哥哥,可以吃嗎?」還沒意會過來,女孩就直接鑽到棉被裡面,把我的褲子脫了,一口吃下,邊含糊不清的說「哥哥,你的好大喔…」這種時候哪還當柳下惠,當然是當男優了。

身上摸了個遍,最後把內褲脫了,才發現淫水早已氾濫得千里之遠。手指在洞口玩弄著豆豆,偶爾畫過洞口,勾勒著兩片肉瓣的形狀「想要插手指進去嗎?」「想」於是,食指進去,慢慢的探索著,再慢慢加速,停住,中指跟上探索桃花源的行列。手指加速,女孩也跟著加速吃著。突然,不動了,接著一陣顫抖。「哥哥…進來好嗎?」再一次,主動的爬到我身上,內褲往旁邊撥開就插進去了。「好大,會不會被插壞啊…」這時,也已經約過五六個了,卻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女生。人家說天然呆,這是天然淫啊,毫不做作的淫蕩。

這晚,女上、躺姿、站式、傳教、趴位、背後乃至其他叫不出名字的姿勢全都用了一輪。兩小時有吧,直到女孩說「哥哥,給我好不好?」「射哪?」「裡面,穴穴想要…」聽完,忍不住衝刺,全部射在裡面了。接著,走走逛逛吃宵夜,洗澡,睡前又做了一次。睡得好熟,起床,早餐前又費時費力的讓女孩浪叫喘息著清醒。三天兩夜的行程,就是白天玩耍(大部分)晚上瘋狂做愛,最後拖著疲憊身軀回到家

儘管一段時間只跟一個,卻漸漸的累積起來,直到兩位數。從角色扮演,制服,襯衫,情趣內衣直到69,口交,內射,甚至是塞著跳蛋出門,一個接一個玩過。曾有女孩說過,身為第一個上床的臺灣男人,表現令她滿意。越來越多的對象叫著主人,我也開始愛上了這種支配地位「主人,女僕今天穿這樣好看嗎?」「拜託主人,大力的插小母狗吧。」

現在,已經超過十人了。一向都是以friends with benefits為出發點,所以收到好些暈船的病號,也獲得了床上溫柔像被當成女友,床下長相也上得了廳堂的的評價。默問自己為什麼,可能,以前試著在填補那空虛,喜歡疼人寵人,看女孩笑的感覺吧。

交了女友,收山許多,只是有時心裡的惡魔還是蠢蠢欲動。從來沒把這些告訴女友,也不打算這麼做,但是趁著活動在這不吐不快。

悶著,只會讓火焰逐漸增強,但我可不當渣男啊XD

最後,這是條不歸路,踏上了,就會在某個深夜時分醒來,摟著另一伴,卻發現懷念起以前的自由與放蕩,會掙扎,也會罪惡。
馬上下載JustDating 加入約❤️行列
受益良多推一個
回到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