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Dating 全球最好約

❤️輕鬆聊天無負擔約會APP❤️

約砲推文:我與兩女同的陳年往事

我與兩女同的陳年往事

5
話說當年我還年輕心情還不定,在那個還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要認識陌生且新鮮異性的機會只能上聊天室,至於是哪個聊天室我就不說了,某一天的午後精蟲上腦想說不然來約個炮,當時還沒有約炮這個詞,通常叫找一夜情或找炮友,於是上了聊天室開始物色,打招呼了好幾個妹都沒回應,索性表明來意,對話內容就打上:173/64/27日韓系,十個朋友有八個說我帥,目前單身想找個人做愛,如果願意且是真的女生的朋友請回訊息。
然後一個一個的把對話發送出去,來個大撒網,豈料,居然真的奏效,有四五個回覆簡單的問候,比如:你好或嗨或真的帥嗎?
但讓我驚艷的是有一個回覆:敢跟我跟我老婆一起3P嗎?
我心想:哇靠,真假?3P?沒試過
於是立馬回覆,並且瞬間把其他回應的網友拋到一邊。
我回說:可以自介一下你們2人的年齡身高體重嗎?
對方回:165/85/27 166/52/27
我回:請問哪個是你老婆?
對方回:胖的那個。
老實說,一知道胖的那個是他老婆時有點冷掉了,打算另找他人,不料他又接著說:其實我們是同性戀,你可以接受嗎?房間錢可以平分
我心想,哇靠,不會吧?一對女同性戀要玩3P?不試試怎對得起我未來小孩的床邊故事,於是馬上回她:可以接受啊,但你們有跟男生做過嗎?
她回:沒有,但我老婆想試試
我心想,果然是胖妹的主意,雖是胖妹的主意,但,誰人有這樣的體驗呢?於是就答應她了。
互留了電話後,我打過去想確認是不是真的女生,接起來的是一個有些男聲的女聲,但可以確定是女生沒錯,於是大概聊了一些雙方是否真的要進行3P之後就確定了地點見面。
到了見面地點沒多久,對方打過來問:你是不是穿黑色T恤跟牛仔褲坐在機車上的那位?
我立馬環顧四周說:對啊,你們在哪?
她回:我們在對面的車上,車子閃黃燈這台就是了。
沒想到,她們真的如[實]赴約了,只是不知道她們在對面觀察了多久。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對方又說:我老婆說你長得還可以,你走過來對面坐我們的車吧,一起進去摩鐵才不會覺得怪。
靠,也太貼心了吧?於是立馬掛了電話走了過去,二話不說的打開後座的門坐了進去並打量著她們,說真的,她們就是一隻暴龍一隻迅猛龍的樣子,心想上車都上車了,而且也沒試過跟女同性戀上過床,而且是一對,也就勉強擠出笑容,簡單寒暄了一下,算寒暄嗎?其實也不重要。
我冷冷的說了一句:那開車走吧
車行過程就不贅述了。
到了摩鐵房間後,那個T就立馬開口跟我要了一半的房間錢,心想,果真說平分就是平分,我二話不說拿出錢交給她,他接過錢後就把錢放進皮包拉著她老婆就進浴室洗澡了。
到目前坦白說,我真的已經沒什麼FU了,完全是因為外貿跟身材的緣故,因為我外貿協會,但是為了未來小孩的床邊故事也只好忍了。
沒多久她們洗完澡出來,但卻都只圍著浴巾在身上,我又再次說服自己,既然都來了,那就上吧,雖然一路上我的肉棒一刻也沒再硬過。
換你吧,她說
此時,我卻擔心起她們可能會趁我洗澡時幹走我皮包裡的錢,於是我便把包包也帶進了浴室,正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啊。
洗完出來後,她們已經躺在床上互摸了,說真的,這畫面真的不太養眼,但我的肉棒卻稍稍的有點勃起的Fu
我卸下浴巾,坐在床沿靜靜的看著她們互動,大概三分鐘吧,因為我居然不知如何下手,腦中一片空白,正當我不知如何是好時,那個婆就從床上下來走到我面前,一時間我還真就定格了不知所措耶,接著那個婆就在我面前跪了下來,沒錯!就是傳說中的跪舔,瞬間我的肉棒感覺一陣溫熱的不爭氣的慢慢硬了,真的,慢慢的硬了,我還以為我會硬不起來的,但,就真的硬了。
這時候那個T也看著她的婆很溫柔的舔著我的肉棒,說真的我不好意思與她四目相接,於是我盡量的閉眼享受著她的婆的嘴,心裡想著我的某一位正妹前女友,慢慢的我開始進入氣氛中,於是我索性用手壓著那個婆的頭,讓她越吹越深,她開始發出作嘔的聲音,當下真的感到這經驗真是史無前例啊,我居然被一個所謂的P跪舔,而且T還在旁邊看著我們,不知道是太緊張還是怎樣,就在那個婆溫柔的深喉嚨我的肉棒過程中,我卻慢慢的軟了下來,真的!我想我太外貿了吧。
就在那個婆越舔越沒成就感之後,開口說話了:是我不會吹嗎?還是我讓你沒感覺?
坦白說,聲音是屬於好聽又溫柔的,如果是電愛的話,我應該是會繳械的那種。
看他吹的那麼辛苦,而且一直被我壓著頭,我當然立馬安慰她說:不是啦,可能我太累了,因為昨晚一整晚都沒睡。
那怎麼辦,那個婆問。
我說:不然我先看妳們自己玩,好嗎?也許看著看著就又硬了。
於是,我將她扶起身,嗯,真重,我心想,然後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來,她們互看了一眼後便雙雙躺回了床上開始互慰了起來。
這時候我眼睛看著她們互慰,心裡問著我自己,為什麼要來呢?好好在家睡覺不是挺好的,早知道約其他人也許還不一定約到正妹呢!
但房間錢都花了,總不能白來吧!
於是我便盡量讓自己放鬆持續看著她們互慰,自己也打起了手槍試圖讓我的肉棒振作,無奈,努力了10來分鐘,依舊是欲振乏力,儘管他們的呻吟浪叫聲還算是A級的,但無法就是無法,硬不起來就是硬不起來,唉⋯看來我為未來小孩準備的床邊故事並不怎麼精彩,我索性走進浴室準備要沖澡,誰知那個T隨後跟著進來問我:你怎麼了?
我說:沒事啊,只是想先沖個澡而已
她說:你想走了對吧?
我遲疑了一下,但最後還是決定跟她說實話:其實我有點外貿,你們⋯⋯讓我有點⋯嗯,你知道的。
她似乎真能體諒我的樣子,微微點點頭,然後微笑的對我說:沒關係啦,不然我幫你吹吹看,我之前有交過男朋友,技術應該可以。
我說:這⋯⋯可是應該跟技⋯⋯
我原本要說,應該跟技術無關,但話還沒說完,她立馬就跪舔了,坦白說她吸吮的力道剛剛好,果真是有吹過肉棒的,而且也配合著舌頭,我沒幾分鐘居然又慢慢開始硬了起來,她應該有感覺到硬度便又配合著速度很賣力的吹著,直到我全硬了之後開始不爭氣的發出微微的喘息聲,她一聽到我的聲音,就開始深喉嚨我,深喉幾下之後也發出很好吃的聲音,不是說很好吃而是發出很好吃的聲音,我為了鼓勵她便開始也發出了呻吟聲,接著她感受到我的硬度及情緒,便又搭配著手的轉動,之前只是握著,而這會兒簡直太爽了吧,吹的完全跟異性戀女生一樣,雖然我懷疑她是演出來的,但又如何呢?爽就好。
就在我整個肉棒都漲到硬到無法無天的時候她停下來了,我疑惑著看著她,她說:我們兩個人都幫你吹要不要?
已經硬到不行的我當然立馬說好,誰會不想被兩個女生舔肉棒呢?就算是恐龍我也願意啊
寶貝,妳進來!她往浴室外面喊
她的婆於是走進浴室說:怎麼了?
T說:一起吹,你看我怎麼吹,你就怎麼吹
婆說:好吧!(感覺是半推半就)
但還是默默的走到我的面前,跪了下來。
哇賽!哇賽!哇賽!
我在心裡吶喊,不禁偷偷笑了起來,心想,終於有故事了。
雖然,視覺上是不OK的,但肉棒感覺OK就行了。
於是我閉著眼睛享受著她們兩個人的吹、舔、吸、吮!說真的這真是好奇妙的一種舒服感啊,即便過程中她們會因為教學而停頓一下下,但無妨,肉棒還是硬的,並且感到無比的爽,這是我未曾有過的感覺,我依舊閉著眼睛細細的感受著,沒多久我腦海裡又想起我那一任正妹前女友,想著她的臉,她的嘴,彷彿聽到她跪在我肉棒前問我說:舒服嗎?等一下你會用力幹我嗎?我可以一直用力吹舔,直到你說你會用力幹我為止喔!
當然會,當然會啊我在心裡想著。
越想越爽,不到10分鐘吧,真的不到10分鐘我就有要繳械的感覺了,不知道是幻想的心理感受,還是肉棒的實體感受,說真的,我分辨不出來,爽到我快不行了於是說出了口:我快射了⋯⋯
嗯,好!(T的聲音)
真的快射了,因為超爽,但我不好意思射在她們嘴裡或不小心噴到她們的臉,因為我的肉棒已經整根全部被吞沒到她們不知是哪一個人的嘴裡而沒有空間讓我用自己的手去觸碰自己的肉棒來改變發射角度了。
我說:真的不行了,快射出來了,快射出來了!
那就射啊(T的聲音)
可以嗎?我問。

嗯(帶著嬌喘的T聲)可以(婆吃東西的聲音)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說出。
不!是三個人,另一個是我。
射了!射了!我說。
然後就在幾陣抖動及酥麻感中我自己感覺到我的肉棒有很熱的一股⋯
不!是好幾股熱流從我體內經由肉棒快速的竄出⋯⋯⋯⋯啊!啊!啊!
我瞬間差點幾乎要腿軟。
我緩緩睜開我的眼睛,超尷尬的看著她們。
她們也尷尬的看著我,並用手去接從嘴裡流下來的精液。
接著有好長一段時間三個人都沒講話,各自在浴室裡莫名的走位找尋可以清理自己的地方,其實浴缸就在一旁,淋浴間在一旁,洗手台也在一旁,但就是一時之間三個人都不知道在幹嘛,超尷尬的,索性那個T最後先開口:淋浴間給你好了。
我連忙說好,並快速的閃過她們兩個到淋浴間清洗,然後她們用洗手台及一旁的牙膏牙刷清理。
這過程,大概有七八分鐘吧!浴室裡只有清洗的水流聲再也沒有人講話。
都清洗完畢三個人都走出浴室後,我跟那個T很有默契的穿上各自的衣褲,只有那個婆沒有,她躺回床上打開了電視,一眼都沒再看過我。
我跟T都穿好之後T打開了沈默:我載你回去剛剛那裡牽車好了。
喔喔喔!好!我說。
還在尷尬,並帶著些許的不好意思及不知所錯,然後迅速的逃離房間在車庫等T
回程路中,我在車上唯唯諾諾的對T說:對不起喔!我不是故意的。
T問:對不起什麼意思?
我說:就⋯就⋯射在⋯⋯⋯
T說:嗯,沒事啦!(很男人的口氣)
不如房間錢都我出吧!外加來回的油錢,看妳怎麼算,我給你。
T說:沒事啦!不用,說好平分就是平分,來回的油也沒多少,不用啦!
我問:真的不用?
不用啦三八,她說。
我說:不然我給你X錢吧!(時間太久了我忘了當時說多少)
總覺得不好意思。
不用啦,她再次強調。
最後就真的沒有給成功,我在下車前一度想掏錢直接丟在車上,然後快速把門關上跑開,但最後沒有這麼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掰掰。
這是那個T最後對我說的話。
在騎車回家的路上,我心想,我算是真的遇到好人吧!

結束了嗎?
沒有。

大約半個月後,那個T還打來問我有沒有空。
我說:嗯⋯⋯我們還是各自找別人吧!好嗎?不好意思!
好吧!她說。
這次,她連掰掰也沒說。

最後我要在JD跟卡提諾說:謝謝曾經的妳們,希望妳們幸福,並且能看得到,真的謝謝!對不起!
馬上下載 受益良多推一個
回到列表